示例图片二

流水线上的00后工人:我们是来挣钱的,不希望理想被现实折叠

2020-01-06 12:10:49 italiansiciliangenealogy.com 已读

与吕明辉不同的是,为了将散热器拖到车上,刘辰还需要利用大型机械手进行辅助操作。为了获得足够的推力将机械手移动至作业位置,刘辰每一次都不得不把身体前倾斜与地面形成60度的夹角,看起来他有些吃力。

而刘辰的爱好则是听起来十分养身的钓鱼,不过并非“野钓”,而是去需要交入场费的私人钓鱼场。凭借刘辰的精湛技巧和精打细算,他总能在1个小时内钓上几十条迅速回本(钓到的鱼可以带走)。“非常过瘾!里面有罗非鱼什么的,可以拿回家吃。”刘辰还说,自己很喜欢打篮球,但是冬天太冷难约到伙伴加上最近工作太忙,他已经很久没有摸过篮球了。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周菊 现在是早上8点,身着浅灰色工作服的吕明辉站上了自己在流水线上的固定工位,准备迎接今天的第一个“52秒”。轰隆一声,总装车间的运送履带启动了,一辆辆还没有没有轮子、没有座椅的汽车车架“半成品”开始了没有尽头的输送。吕明辉的工作是,就是在每个车体经过自己工位的52秒内,完成一辆车尾箱门的装配,否则整个工厂的生产节奏都将被打乱。

现实折叠理想:我不想浪费所学

汽车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,需要不断的新生劳动力加入,但在制造行业,招聘年轻人变得越来越难。一些年轻人更愿意选择网约车司机或者送外卖,因为后者不仅工资高出在制造企业上班,时间也更自由。面对诸多机会的诱惑,这些00后为什么甘愿在汽车生产线上挥洒汗水?在无数次重复劳作的背后,他们又有着怎样的生活和理想?

这份压力是看得见的。在与记者谈话的过程中,他们脸上的表情不多,话也比较少。只有在聊到工作以外的某些话题,他们那少年特有的热情和调皮才会“露出马脚”。但他们是否会坚持在制造业,还是以后会转移到其他行业?对于未来,这两个汽车生产线上的大男孩并没有太多想法。

(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)

但繁重的工作强度有时也会让他们感到疲累。据记者了解,徐水工厂总装车间一般在8点开始巡场,到下午5点下班,只在中午吃饭和上下午有几个短暂的休息时段。但其实,很多时候他们到5点还不能下班,“订单多的时候,会加班到8点。”刘辰表示。而在记者几天后补充采访的一个晚上,到9点多他才刚下班去吃饭。“我们还年轻,总的来说强度还是可以接受的。”两个人对此都较为乐观。

务实派:我们是来挣钱的

除了工作的上的重复枯燥,对于19岁的活脱少年来说,有时更难忍受的是难以打发的业余时间。由于工厂地处偏远,员工几乎每天都是工厂、食堂、宿舍三点一线,工厂周边的娱乐配套也显得不足。即便如此,吕明辉与刘辰还是找到了自己的爱好。吕明辉喜欢健身,这几乎是他吃饭以外最大的花销,“没有什么原因,就是喜欢。有时候下了班去健身房打拳,出一身汗多爽啊。”

由于工厂远离保定市区,作业强度大,长城管理又以业内严苛闻名,长城一线员工多被外界认为是又一个富士康。但刘辰与吕明辉这两个未满20岁、被认为不喜欢受约束的的少年却表现出高度的认同感。“说实在的,我们是来挣钱的,不是来玩的。要挣钱就必须遵守它(长城汽车)的规章制度,毕竟每个人都不一样,需要这样的(制度)去规范。而且,这都是为了保证员工安全和产品品质。”刘辰说。

当一辆车经过,手拿半米长、看起来颇有重量的铁质工具的吕明辉就立马要跟上去,先是要紧固后背门的四颗螺栓,紧接着就要用带着劳保手套灵活性受限的双手将3个天窗水管卡子分别安装好。忙碌中的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因为接下来的一天内,他还要把这套动作重复530次,才可以下班回家。

“汽车企业那么多,没有想过去‘北上广’闯一闯吗?”记者问。“哈,徐水还没混明白呢!”刘辰略带玩笑地回应道。尽管是在徐水,但长城汽车此汽车生产装配工人的薪酬相对可观。“我们也会跟同行门对比,(收入)中等偏上吧,还算比较满意。”吕明辉说。即便如此,综合来看,在汽车生产的整个链条中,一线工人的工资基本上仍是最低的。

即便刘辰与吕明辉对自己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不满,但在大多数人眼中,汽车装配并不是一份标准的“好工作”。汽车制造是讲究“精准”,在国外优秀的生产工人往往是具有几十年工作经验的资深员工,但在中国一线生产线上多是年轻人。这些年轻人,需要用极短的时间完成经验累积和做技术学习。

原标题:流水线上的00后工人:我们是来挣钱的,不希望理想被现实折叠

在大部分人的眼中,技校毕业的吕明辉虽然错失同龄人的大学时光,但在这个遍地机会的社会,他却选择站上汽车生产线,从事着这份过于机械化且薪资不高的工作,显然不符合他们对00后不安分、张扬的性格认知。但事实是越来越多的00后正在加入这个队列。

吕明辉在长城有几个00后好朋友的同事,其中一个是刘辰。刘辰与吕明辉同岁,但因毕业较晚,他到长城徐水工厂仅10个月。目前,刘辰在总装车间负责内饰方面的装配。在每个52秒,他需要做的是插两根散热器上面的水管、打两颗螺栓、紧固散热器。

“我们喜欢汽车。况且我们上的是技校、学的是汽修,我们大部分同学也都到了汽车生产线。不做这个,还能做什么(工作)呢?”刘辰反问记者。他说,他之前有几个同学因为太累坚持不下去,后来在外面找了别的工作。“完全转行了,但是我觉得这样对自己的学的东西就太浪费了。”

吕明辉今年19岁,是长城汽车保定徐水工厂的一名总装车间装配工人。从他技校毕业进入长城汽车到现在已经3年10个月。在这近4年的时间中,他先后被安排到天窗、减震等7、8个不同的装配岗位,但他说每个岗位感觉其实都差不多——流水线的生产模式,确实很难给人带来新鲜感。

最后,记者问两人,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,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?那时自己会希望从事什么工作?对此,偏乐观的刘辰表示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,因为有些装配环节过于精细必须依靠人工。吕明辉则说到时候自己可能会做一个健身教练,“开一个健身房也很好,但是投资的话至少300万呢,短期内肯定实现不了的。”说到这里,吕明辉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。

展开全文

事实上,对于刘辰、吕明辉这样的一线工人来说,未来要实现晋升并不容易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刘辰、吕明辉,以及和他们同龄的那些00后们,仍然愿意奔赴生产一线?

虽然已经算是“老手”,但保持高速度,精准的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这项工作对吕明辉来说仍不轻松。